武林小說網 > 假太監太子竟是女兒身李順林月蓉楊昀 > 第441章 這次我站男人這一邊
    “姐夫,那怎么辦啊!”吳小詩也慌了,沒想到事態這么嚴重,文宣部剛剛成立,沒有一點兒根基,一旦被人彈劾,皇上肯定會怪罪。現在唯一依仗的只有李順一人了。“你們呀,可真是讓人操心!”李順嘆了一口氣,事情已經發生了,報紙也都賣出去了,挽救也來不及了,只能等著明天朝會上,看看大臣們的反應再說。果不其然,第二天朝會上。“皇上,臣有本奏!”楊昀剛到金鑾殿,還沒坐穩呢,周瑾就站了出來。“周愛卿有何本奏,說來聽聽。”楊昀還不知道報紙紕漏的事,只聽說效果不錯,心情很好,笑呵呵的對周瑾說道。“皇上,臣彈劾文宣部,蠱惑人心,居心不良!”周瑾滿臉憤慨的說道。“竟有此事?”楊昀也是一驚,看向江魚燕幾人。江魚燕的臉色也不好看,昨天吳小詩已經告訴她了,縱然心里有了準備,聽到周瑾彈劾,心里還是慌的不行。“皇上,《大國報》臣也看到了,確實如周大人所言,實在太過分了,臣建議懲罰江議長監督不嚴之罪!”又有一個大臣走出來,大力支持周瑾。“臣附議!”“臣附議!”……接二連三,不少人都出來彈劾。江魚燕幾人拋頭露面出來工作,他們已經很難接受了,現如今還煽動其他女子,就有些過分了。照湯靖如的評論,女子在家相夫教子就是蹉跎歲月,白來世上一回了,這可是赤裸裸的道德綁架。“皇上,此評論若傳出去,恐怕要引起社會動蕩,請皇上明查!”彈劾文宣部的大臣跪在地上,氣憤難當。“諸位愛卿說的,朕也看過了,確實有些不當,你們放心,朕會秉公辦理!”聽了大臣的陳述后,楊昀也是有些意外,當場就讓江海接過周謹遞上來的報紙,瞅了周謹特意用紅色字體圈出來的評論幾眼,確實言辭不當,有些不滿的看了江魚燕幾人一眼。第一次發行就被彈劾,這這不是打她臉嗎?!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文宣部是她開設的,只能想辦法補救,只要安撫好大臣,事情就可以解決了。“鎮國公,你看這件事,當中是不是有些誤會。”楊昀開口詢問李順的意見,如今朝堂上的大臣們,也就只有李順能壓制,只要他能袒護江魚燕幾人,其他人敢怒不敢言。吳小詩在文宣部,而且還是侍郎的職位,李順肯定不會袖手旁觀。“回皇上的話,臣認為,諸位大臣說的道理,文宣部言行無狀,必須懲罰,不然難以服眾!”出乎意料之外,李順這次站在大臣的一邊,說話的時候,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吳小詩跟江魚燕幾人。“姐……鎮國公,你……”最意外的是吳小詩,她怎么也沒有想到一向對她呵護有加的李順,這一次竟然沒站到自己這一邊,反而和那些大臣一起彈劾文宣部。昨天晚上,她還向江魚燕再三保證,李順肯定會幫她們說話,皇上又器重李順,這件事情能輕松翻篇。不成想……楊昀也很意外,現在所有人都對文宣部不滿,楊昀有心偏袒也沒有理由。“江議長!”楊昀臉色一冷,對殿下的江魚說道。“臣,在!”江魚燕走出隊列,恭敬的站在玉階下。“朕有沒有說過,文宣部代表的是安國,言行要慎重,想不到你們根本沒聽進去,蠱惑人心,究竟是何居心!”楊昀臉上帶著慍色,語氣嚴厲的對江魚燕呵斥道。“皇上,臣,知錯,請皇上給臣一個機會,今天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江魚燕誠惶誠恐的說道,也是很自責。當時湯靖如寫出評論時,她還夸獎贊寫的恰如其分,這樣更能激發女子走仕途的決心,不成想弄巧成拙了。“皇上,這件事是微臣一人知錯,與江大人無關,皇上要是懲罰,請懲罰微臣。”事情是湯靖如惹出來的,她不想江魚燕為她背鍋,站出來自己承認錯誤,只要不連累文宣部,怎么懲罰她都可以。“皇上,臣是文宣部的議長,有監督不嚴之罪,應受主要責罰!”江魚燕怎么能讓湯靖如一個人接受懲罰,立刻開口說道。“皇上,臣也有有罪,請皇上責罰!”吳小詩也站了出來,她們是一個集體,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嘿!所有大臣都感覺意外,李順嘴角露出微笑。文宣部的齊心,跟大臣們形成鮮明的對比,朝堂上的大臣,遇到事情總是想法設法的把責任推給旁人,為自己開脫。再看看江魚燕幾人,都為對方著想,這就是差距。“皇上,江大人他們也是沒有經驗,才犯下如此發錯,念在是初犯,請皇上從輕發落,以儆效尤。”李順這才站出來,為幾個人求情。“哼!”吳小詩美目白了他一眼,剛剛李順站在大臣一邊,讓吳小詩很是生氣。現在李順出來求情,晚了,不領情!“皇上,鎮國公說的有理,可以給江大人幾人一次機會。”上官閩破天荒的站出來說道。人非圣賢孰能無過,況且文宣部第一次出報紙,難免有疏漏,情有可原。“既然丞相說情,朕就給你們一次機會,記住了,下次不可再犯!”楊昀也沒想重罰江魚燕幾人,見上官閩出來講情,借著臺階就下。其他大臣互相看了一眼,心里清楚,皇上有意偏袒,即使出來反對也無濟于事,所以,誰也沒出來反對。“臣,遵旨!”江魚燕三人跪在地上,謝恩。下朝后,江魚燕帶著湯靖如和吳小詩攔住李順。“鎮國公,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第一次就出了錯,江魚燕心里沒底了。“你們太急于表現了,反而適得其反。”李順開口說道。歷朝歷代,都是男主外女主內,已經形成規律,想要改變不在一朝一夕,要循序漸進,現在可好,湯靖如的評論,等于把全天下的男人都得罪了。讓自己的女人拋頭露面,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呢。“你說的有道理,是我們太著急了!”湯靖如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表示以后一定注意,關鍵眼前的事情,不知道如何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