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說網 > 開局復仇全宗門,靠著雙修無敵 > 第178章 涂山家族

陸塵擦了擦額上的細汗。

不眠不休的修煉了三天,終于對這青云劍法有了一些粗淺的掌握。

可也就剛剛摸到了入門的標準,入門與精通,其實在威力上并無差異,差別在于熟練度。

越是熟練,才能隨時隨地地施展出來,將劍法招式融入本能,哪怕是酣睡之中遇到偷襲,驚醒的瞬間也能完美施展。

而只是入門的話,則必須全神貫注,才能施展出招式。

乍一聽沒什么區別,但在實戰之中,區別可就大了。

練劍時周圍并未危險,可心無旁騖地將注意力全部放在劍上,招式只要習得,施展出來并不難。

只要足夠專注就可以。

可若與人廝殺時,戰場之上瞬息萬變,可能會被偷襲,可能以一敵多,可能受傷不支,精神無緊張,若將全部精力放在招式的施展上,無異于自尋死路。

正常人都要苦練數年才能入門,陸塵只用了三天,已經是神速了。

不過只學了個皮毛而已,提升卻如此之大,看來還是近身戰法與自己更為契合。

但...還不夠!

雖然陸塵掌握了數門術法,無論是冰火雙訣還是冰火玄極,哪怕是死靈蘇生大法,都比青云劍法的品階要高。

但自己的體質是荒古圣體,強大的肉身和更快的恢復力,明顯與近身戰法更為契合,若將青云劍法練得爐火純青,實力必然會大幅提升!

只是...

陸塵看了一眼正在緩緩重組的狂風狼骨架。

用死靈蘇生大法來輔助劍法修煉倒是不錯,短短三日神識也有了些許的提升。

只是...若是用它們繼續修煉青云劍法,這二階妖獸就有點不夠看了。

就在這時,陸塵的神識一動,一股靈力波動從遠方傳來。

這種感覺……是三階妖獸的氣息。

來得正好!

陸塵身形一閃,如同鬼魅般穿梭于林間,循著那股微弱卻清晰可辨的氣息追蹤而去。

不多時,他便在一片隱蔽的山谷中發現了那頭三階妖獸,一頭渾身覆蓋著漆黑鱗甲,眼中閃爍著兇光的巨熊。

這是...墨鱗狂熊!

有意思...這青云山脈之中,竟然還有三階妖獸。

墨鱗狂熊,陸塵在天音宗的藏經閣中看過它的資料,三階妖獸,其鱗甲堅硬無比,不但力大無窮,速度也奇快無比,一旦受傷,還會進入狂暴狀態,使其力道、根骨和速度全部翻倍。

藏經閣記載,就算是金丹修士,若沒有一擊必殺的把握,則盡量不要招惹這種三階妖獸,否則其狂暴起來,后果不堪設想。

陸塵的嘴角勾了勾,正好,拿它練劍!

練劍法,最好在生死搏殺之間!

只能二階妖獸骸骨練,沒有壓力,提升太過緩慢。

有冰火玄極兜底,若不敵,則直接用術法轟殺之。

想到這,陸塵將三只狂風狼妖獸骸骨安排在外圍給自己掠陣,提劍便直接殺了上去。

墨鱗狂熊感受到陸塵的逼近,眼中兇光更盛,它低吼一聲,龐大的身軀猛然站起,雙爪在地面上劃出深深的痕跡,直奔陸塵而去。

陸塵直接施展幻影迷蹤,身形一閃,長劍舞動,劍光閃爍,直指墨鱗狂熊的側身。

墨鱗狂熊察覺到這一擊的凌厲,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它本能地想要躲閃,但陸塵的劍速更快,劍光一閃即逝,與巨熊的鱗甲碰撞出陣陣火星,轉眼間就已在它的側身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喲,還挺硬。”

“吼!”

墨鱗狂熊發出痛苦的咆哮,它從未想過這個看似弱小的人類竟然能給它帶來如此重的傷勢。

憤怒與疼痛交織,激發了它的狂暴,不顧一切地向陸塵撲來,每一次揮爪都帶著撕裂山石的力量。

陸塵瞇了瞇眼睛,直接欺身而上,與它戰在一起。

...

青云山脈某處洞府之中。

涂山月此時正端坐在一張太師椅上,眼中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自從上次與陸塵雙修之后,她的法力大漲,不僅修為更進一步,甚至連被斬去的狐尾也奇跡般地長出了兩根,變成了五尾,這意味著她的血脈之力更加強大,潛力無限。

而在涂山月的身邊,除了一眾妖獸外,居然還站立著兩個“人”。

他們與涂山月一樣,身后都長著尾巴,不過,只有一根,而且,他們倆的化形不太完整,臉還是半張狐貍臉。

“哼,陸塵,你給我等著,你對我做的...我必將百倍奉還!”涂山月輕聲自語,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圣女大人,殺雞焉用牛刀?我這就去青云宗,將那叫陸塵的小子擒來,千刀萬剮,以解圣女心頭之恨!”涂山月身邊的一人道。

涂山月擺了擺手,“想不到我青丘血脈竟還有兩狐未亡,你們倆能從那場浩劫中逃出來,實屬不易,我青丘一族,在這塊大陸上的血脈不多了,萬不可以身犯險。”

“我已設法探查過,那青云宗至少還有一元嬰坐鎮,涂山剛,涂山鴻,你們倆萬不可輕舉妄動,不然我這蟄伏千年,都將功虧一簣!”

圣女大人所言極是,我們定會謹遵吩咐,不會輕舉妄動。”涂山剛和涂山鴻一起沉聲道。

“圣女大人,近日青云山脈中似乎有些異動,不少妖獸都在向某個方向聚集。”涂山剛匯報道。

“哦?可有查清是何原因?”涂山月挑眉問道。

“聽妖獸匯報,應是有人在山脈中頻繁出沒,似在修煉劍法,吸引了不少獸族前往。”涂山鴻接話道。

“修煉劍法?有趣,不管是誰,敢在我的地盤上鬧事,都得付出代價。”涂山月冷笑一聲,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你們去,把那個家伙找出來,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么大的膽子。”

涂山剛和涂山鴻領命后,便化作兩道黑影,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洞府,向著青云山脈的深處掠去。

路上,涂山剛忍不住低聲問道:“若真有人族在山脈中鬧事,我們上不上?”

涂山鴻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上什么?你忘了我們是來干什么的了嗎?只要摸清了這里的底細,然后回去向他們匯報,再獻上涂山月,我們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沒錯,獻上涂山月,我們就能得到那人族的庇護,還能得到豐厚的修煉資源,提升我們的修為。”涂山剛眼中閃過一絲貪婪,

“而且,在獻上之前,我們可得好好享用一下,這可是我們涂山家最后的女人了。”

“嘿嘿,是啊,以前那高不可攀的圣女,如今卻落在我們手里,想想都讓人興奮。”涂山鴻舔了舔嘴唇,眼中滿是淫邪之色。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陸塵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讓涂山月如此恨之入骨。”涂山剛有些好奇地問道。

“管他是什么人,只要拖住涂山月十天半個月,等來圍攻的人族一到,就能得到我們想要的一切。”涂山鴻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