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說網 > 離譜!宗主的弟子竟然全是大帝! > 第130章 陳風的謀劃!

歸演大帝還在拉著陳風的胳膊,只見空間突然開始波動。

緊接著,一道妙曼的身影出現!

肖丹兒如仙子臨世,眉如遠黛,雙眸似星辰璀璨,朱唇不點而紅,肌膚賽雪,一頭青絲如瀑般垂落在纖細的腰間。

她身著一襲淡粉色的長裙,裙袂飄飄,仿佛與周圍的靈氣融為一體。

那身姿,那容顏,足以令世間萬物都為之失色!

“爹!你是騙我有癮嗎?我都說過多少遍了!我不嫁!”

肖丹兒氣勢洶洶的來到歸演大帝身邊說道。

歸演大帝卻是一臉的淡定,對著肖丹兒眨眨眼,忙對陳風道:

“陳小友,這就是我女兒,肖丹兒。”

然后又暗中忙給肖丹兒傳音:

“丹兒!此人的修為已是登峰造極,我都看不穿他的修為!”

“你不是說要找一個比你厲害的夫君嗎?現在老爹給你找到了!”

肖丹兒稍作感應,頓時感受到陳風的與眾不同!

雖然在陳風身上感受不到一絲修煉的痕跡,但是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如果真的動起手來自己會被他一拳打死!

肖丹兒頓時雙眼放光,心中暗想:

“照爹這么說,眼前這人還真的是自己的如意郎君啊!”

陳風卻是一臉的茫然,心中滿是疑惑:

???

這劇本不太對啊!

接下來不應該是跟我打一場,然后再日久生情嗎?

這姑娘的眼神……不太對!

只見肖丹兒瞬間變了臉色,不自覺的開始嬌羞起來。

一抹嫣紅躍上俏臉。

看向陳風的目光也開始變得旖旎起來。

陳風渾身一抖,差點沒站穩!

這轉變也太快了,頓時有點招架不住。

歸演大帝在一旁看著,笑得合不攏嘴:

“哈哈,陳小友,我這女兒平日里風風火火,但卻心思單純,你覺得怎么樣?”

陳風尷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就在這時,黑龍在一旁開口了:

“老頭,你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

“我家宗主天賦異稟,豈是你家姑娘能夠匹配得上的?”

“若說讓這女娃當個婢女丫鬟,我家宗主或許還能勉強應允!”

此言一出,方詩詩瞬間察覺到歸演大帝的神色有了變化!

緊接著,只見歸演大帝將怒意收斂,微微一笑,暗自思忖:

的確如此!

此人年紀輕輕,修為竟已達到連我都無法參透的境界,不知要比丹兒強出多少!

我又怎敢心存妄想?

然而,一旁的肖丹兒卻在此時發聲了,“我愿意當婢女!”

陳風:???

黑龍:???

方詩詩:???

歸演大帝:???!!!

肖丹兒看著眾人驚詫的模樣說道:

“我真的愿意去當婢女,你們別不相信啊!”

歸演大帝眼神一轉,急忙給陳風傳音:

“陳小友,稍后我會將丹兒制住,還請你盡快離開!我這姑娘一旦認定的事,任誰都無法改變!”

“你若離開,她尋不到你,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陳風聽完,連忙點頭!

只見歸演大帝驟然出手,一道潔白的光罩瞬間將肖丹兒籠罩其中!

歸演大帝大聲喊道:

“走!”

陳風即刻騎上黑龍,一人一龍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歸演大帝眼見陳風已然離去,隨即將目光轉向方詩詩,溫聲說道:

“詩詩侄女,你與知知也速速離開吧!抓緊回去為你父親醫治傷勢!”

方詩詩此刻仍然處于懵逼狀態,只覺得思緒有點混亂。

肖伯伯先是提及嫁女之事,而后又將女兒護在身后,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直到歸演大帝的話語傳入耳畔,她方才如夢初醒,連忙將方知知的身軀托起,恭敬說道:

“肖伯伯,后會有期。待家父傷勢痊愈,詩詩定當再次前來拜會!”

說完,方詩詩便帶著方知知離開了歸演帝宗。

見四周再無其他人,歸演大帝這才將姿態放到最低,輕聲細語,眼神中盡是慈愛的對肖丹兒說道:

“乖女兒喲,你聽為父給你解釋啊,那陳風乃是天之驕子,人中龍鳳......”

浩渺無垠的星空之上。

陳風正專注地翻閱著星域圖。

這時,方詩詩拖著方知知來到了他的身側。

“陳道友,此次元虛大陸之行,承蒙您仗義相助,詩詩感激不盡。”

陳風卻毫不在意,甚至都未側目瞧她一眼,隨口說道:

“不過是舉手之勞,方姑娘無需掛懷。”

方詩詩望著眼前這位神色冷淡的男子,心中不禁暗自思忖:

平日里追求本姑娘的人可謂不計其數,環繞晴煙大陸幾圈都綽綽有余,偏偏你陳風,竟然對我這般視若無睹?

不過,方詩詩很快壓下了心中的這番念頭,繼續說道:

“陳道友,您對我有救命之恩,不管怎樣,還望您能給我留下一個坐標,以便日后我登門致謝。”

陳風起初本想要拒絕,然而轉念一想,日后戰龍等人還要外出尋找宗門飛升之地,倘若有方詩詩相助,或許能夠事半功倍。

于是,陳風便取出一塊溫潤的玉石,將桔洲大陸的坐標刻在上邊,而后遞到方詩詩手中。

方詩詩得到坐標之后,心中清楚家中空虛,自己和弟弟兩位大帝都出來了,而且父親還等著仙草救命,便不再過多停留,與陳風告別。

方詩詩離開之后,陳風緩緩收起星域圖,一邊朝著赤練大陸的方向穩步前行,一邊對著黑龍說道:

“黑龍,把那鬼神圣殿的人放出來吧。”

黑龍大口一張,鬼神圣殿那人便出現在陳風身前。

陳風將那人提在手中,眼神凌厲問道:“你想死還是想活?”

那人早已經知曉陳風和黑龍的強大,再加上陳風的被陳風的氣場壓制,整個身體已經開始顫抖。

斷斷續續道:

“大...大人...我我我想活...”

陳風眼神犀利,死死盯著那人繼續道:

“好,那我問你幾個問題,回答完我就放了你。”

“你是鬼神圣殿哪個堂口的?”

那人被陳風看的心底發毛,急忙回道:

“我...隸屬于...鬼神圣殿八荒地分舵...不屬于任何一個堂口...”

陳風見此人比較配合,語氣略緩道:“狍鸮你可知道?”

那人頓時一個機靈!

“狍鸮大人?認識...認識...”

“只不過,狍鸮大人已經死了...”

陳風裝作驚訝道:

“哦?死了?”

“是的大人......”

“怪可惜的...”

“您與狍鸮大人認識?”

“認識,老朋友了。”

“......”

陳風又問了幾個無關緊要的問題,隨即說道:

“行了,你走吧。”

那人頓時欣喜,對著陳風行禮后恭敬道:“多謝大人,多謝大人!”

隨即,身影一閃,消失在星空之上。

緊接著,黑龍晃晃身子,也隨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