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說網 > 莫欺中年窮,50歲獲得天帝金身 > 第384章 沖擊分神境(上)
  “是么,你可以試試。”

  狗精看著七彩花妖,出奇的安靜。

  將錯就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能拖延一分是一分。

  “之前那一套,現在可不行了。”

  七彩花妖掩嘴輕笑,身體剎那間平移過來,下一刻身體便抵達狗精跟前。同時,身上無數藤蔓蔓延而出,悉數將狗精包裹了起來。

  “嘭!”

  七彩花妖重點針對狗精的雙手,使之無法握住巨闕劍,讓其掉在地上,硬生生砸出個深坑。

  剛才,就是巨闕劍上的能量對她有威脅,首要做的,便是去掉這個變數。

  與此同時,七彩花妖雙目緊緊盯著狗精,兩者雙目相距不過二十公分,四目相對,花妖的雙眸中泛著七彩光暈,與之對視仿佛直抵內心,勾人心魄。

  不過,這種勾人的目光并未讓狗精有不適之處。狗精雙目泛著金光,隔絕一切魅惑,完全干擾不了心神。此時,陳九玄全力施展身上僅存的仙靈之氣用來抵擋藤蔓入侵。

  “魅惑么,太弱了。”

  陳九玄借用狗精的身體看著七彩花妖,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你是仙人前輩,不過,可惜現在未必是我的對手,認命吧,今日你逃不出去。”

  七彩花妖微微一笑說道。

  “嘭!”

  不遠處,拓跋冥蘊含全力一擊砸在空間屏障上,使之不斷震蕩,隨時都有破開的跡象。

  拓跋大粒和拓跋大雁兩人也跟在一側,祭出青龍劍和靈蛇劍對著空間屏障攻擊。

  “小花妖,你路走窄了,跟隨本尊,你大可以飛升成仙。”

  “咯咯,我信我自己,你若真有這能耐,也不會淪落至此。”

  七彩花妖微笑著說道,魅惑不起效果所幸停止了施展。不過,身周藤蔓將狗精與身后的血棺再次包成了大粽子,只有他兩人在內。

  血棺內,陳九玄身體內恐怖能量來回翻滾,整個血棺空間充斥著狂暴的能量。

  八階魔核此時已盡數分解,體內無法存儲如此多能量。幸好有血棺在外,這才保住了這些能量。否則,四散而開,功虧一簣。

  陳九玄一邊全力沖擊屏障,一邊祈禱著七彩花妖別這么早動手。否則,他真保不住狗精,甚至也會讓他沖擊境界失敗。

  ……

  “轟!”

  外面傳來一道巨響,拓跋冥聯合大粒兩人,成功擊破空間屏障。立刻閃身朝半空中這顆“大粽子”攻來。

  “本小花妖就不賠你這位仙人玩了。”

  感知外界空間屏障已破,七彩花妖面色一寒,不再玩鬧。

  身周的藤蔓,此刻根根炸起,對準狗精精準刺了過去。

  “哧!”

  僅剩的仙靈之氣完全無法抵擋七彩花妖的全力出擊,頓時無數根藤蔓刺入狗精身體,將之扎成了刺猬。

  深入骨髓的疼痛讓陳九玄幾度痙攣,不過都被他硬生生的挺了過來。如果此時他選擇靈魂退走,那么狗精會重新掌控這具身體,到時候,便會將他生生疼死。

  對方選擇相信他,他會盡最大能力保障對方的安全。

  真有那一刻扛不住,也會盡可能的給狗精留一條生路。

  ……

  “嘭!”

  藤蔓外圍,一道能量轟在上面,發出一道震蕩,但卻并未擊破藤蔓。

  拓跋冥此時飛身在藤蔓周圍,身上空間之力彌漫,對藤蔓空間強行施加10倍空間重力。

  原本正要下死手的七彩花妖,受到空間重力影響,力量都被削弱了一番。

  “花妖,你若敢動他,北涼皇室將與你不死不休。”

  外面,傳來拓跋冥的聲音。

  只是,七彩花妖并未傳來動靜,依舊裹的嚴實。

  而拓跋大粒和拓跋大雁兩人則使出靈蛇劍全力攻擊藤蔓,但一次也只能砍斷一根,且很快便會再次覆蓋,一時半會奈何不得藤蔓。

  “你們去吸收下面那些蛇,對你們有幫助。”

  拓跋冥見七彩花妖不聽勸,此時也注意到了下面大量蛇類殘體。

  這些蛇,修為很多都在六階之上,放在外界,人類出竅境強者碰到也得繞道走。當初,拓跋大雁為了尋一條六階蛇蛟,不惜奔襲萬里全大陸尋找,也不敢來這里。就是因為星夜森林內魔獸眾多,根本不敢過來。

  此時,在這七彩花妖領地,本就是其他魔獸的禁區,如今有這么多強大蛇類,完全可以供給靈蛇劍吸收。

  甚至,連拓跋大雁的青龍劍都可以再度吸收這些蛇靈。

  姐妹兩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立刻朝那些蛇類殘軀飛了過去。在這個節骨眼上,能多一分實力,都有可能將局勢逆轉。

  ……

  藤蔓內,七彩花妖此時的身體消失不見,現場只有狗精背著血棺在里面。

  此時的狗精外形環繞著七彩光環,雙目時而金光閃爍,時而七彩魅惑叢生。

  “就這點靈魂力量,你抗不過的,給我散。”

  突然,狗精嘴里傳來七彩花妖的聲音,身上僅存的點點金光,也在這一刻消散殆盡。

  “噗!”

  血棺內,陳九玄臉色煞白,口吐精血散在血棺內。不過,這些精血很快被周圍狂暴的能量吸收,再度朝身體內轉化,繼續沖擊著陳九玄身上那無形屏障。

  陳九玄雙目渙散的盯了眼前方,再次閉上了雙目。

  狗精的身軀被對方強行占據,自己的靈魂力量也被抹掉,此時他就算想保也保不了了。唯一慶幸的是,狗精的靈魂印記被他收在血棺內,若是狗精真遭遇不測,日后還有重生的機會。

  現在,他唯有全力沖擊境界,方有一線生機。

  “以為躲在里面,我便奈何不得你是么。”

  七彩花妖操控著狗精這具身體,微微搖了搖頭。這身體,太差了,完全限制了她的發揮。不過,因為身軀被陳九玄的靈魂力量占據過,里面有共同的能量屬性,借助這些能量屬性,她能更好的破開血棺。

  隨即,翻轉身體,狗爪子立刻抱住血棺。

  “嘭!嘭!嘭!”

  身上的血管爆裂,精血順著血棺縫隙逐漸融入血棺。而七彩花妖的靈魂因子正順著精血緩緩進入。

  不過,此時的七彩花妖也好不到哪去,外圍的空間重力在持續加強中。

  此時,更是達到了恐怖的40倍,外圍的藤蔓因為重力變得扭曲變形,隨時都有扛不住的跡象。

  七彩花妖為大乘期修為,而拓跋冥此時也是大乘期修為。不過,拓跋冥為初期,這七彩花妖已達中期,底蘊比起拓跋冥,深厚的不是一星半點,再加上拓跋冥如今只有三成實力,而花妖至少七成力量。

  若非七彩花妖的重點放在血棺上,此時拓跋冥恐怕已沒了再戰之力。

  而拓跋冥也正是抓到了這一點,此時不遺余力的攻擊藤蔓。

  “給我破!”

  這時,拓跋冥突然搖身一變,幻化出魔獸真身,化成了一條大蛇,大口一張,對著藤蔓撕咬過去。

  “聒噪。”

  感受到藤蔓危險,里面傳來七彩花妖的一道冷喝,緊跟著一道身形從中竄出,朝大蛇絞殺過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