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說網 > 沈老師嬌軟可口,季總他夜夜纏歡 > 第89章 他深沉又熾熱的愛,一步一想

沈皎感覺她整個身體熱了起來。

在滾燙而火熱的氣氛中,她聽到一道脆生生的鈴鐺聲。

緊接著她的腳踝處一涼,沈皎睜開迷蒙的眼睛看去。

這個角度格外糜艷。

她的腿被男人抬了起來,季宴琛屈身單膝跪在她的腿間。

他垂著頭,長而濃密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神情,只能看到他抿緊的薄唇略顯寡淡之色。

視線下移,那只骨節分明的手往她腳踝上戴上了一條腳鏈。

沈皎看了一眼就被驚艷了。

那是一條用玻璃種雕刻出來的七朵蓮花所組成的腳鏈,渾身晶瑩剔透,看不到絲毫棉絮和雜質。

這是翡翠中最好的種水,如果是一條完整的翡翠手鐲,就這樣的品質,至少也是八位數了。

玉蓮花雕刻得栩栩如生,上面還鑲嵌了幾顆小鈴鐺,使得整條腳鏈在雅致中又多了一些活潑趣味。

落在她白皙的肌膚上渾然天成,瑩潤透亮。

“這就是你說的禮物?”沈皎咬著唇,“太名貴了,我……”

話音未落,季宴琛的唇已經壓了下來。

隨著沈皎小腿的晃動,他的氣息落在她的唇瓣上,熱熱的,麻麻的。

“收著。”他的聲音不大,態度卻帶著不給人拒絕的強勢,“知道我為什么送你腳鏈?”

沈皎腦中浮現出從前那些深夜里,她的雙腿夾著男人的腰。

他肯定是為了那種事。

她心虛別開眼,不想落入他的圈套,“不知道。”

男人見她的情緒緩和了不少,這才松了口氣,“那就好好想。”

他的大掌落到她濕漉漉的發頂,“乖,去洗個熱水澡。”

沈皎終于回過神來,這才注意到男人將她的濕衣服都給脫了下來。

明明早就被人看光了,她還是第一時間用男人的外套遮住了自己的身體。

“我,我自己洗就好。”

“去吧。”

季宴琛順著她,看著小姑娘纖細的手臂伸到他的袖筒里。

在他身上剪裁合體的外套被沈皎穿起來,像是偷穿父親衣服的女兒。

衣服下擺堪堪只到大腿根,露出小姑娘又長又白的腿。

她赤腳走在地板上,由于腳掌有些疼,她走路的動作很慢。

腳踝上的鈴鐺聲音隨著她的動作在安靜的房間里發出叮鈴鈴的響聲。

一步一響。

一步一想。

沈皎突然反應過來,他送出這個禮物的用意。

剎那間小臉紅成一團,她飛快走進了浴室,打開花灑。

溫熱的水兜頭灑落下來,沈皎坐在地上,仔細打量著這條精致的腳鏈。

蓮花被刻畫得很逼真,帶著出淤泥而不染的圣潔。

在燈光下又透又亮,還隱約泛著淡淡的熒紫色光芒,顯得格外漂亮而高貴,

手指輕輕拂過,還能感覺到上面的溫潤的觸感。

不管是做工本身,還是腳鏈的寓意沈皎都非常喜歡。

從前周文言也試著送過她禮物,大多就是一些奢侈品,千篇一律,沒有任何意義。

她不喜歡也沒有收下。

可季宴琛送給她的第一件禮物,沈皎想收下。

倒不是說這條鏈子的用料有多么珍稀,而是這樣的設計實在太漂亮了。

作為一個設計師,又是一個巖彩畫的畫家,她常年和石頭打交道,不是沒有見過翡翠,這樣罕見稀缺的料子,不比那些色料差級,沒有女人會不愛。

腦中又想起陸崖的那些話。

一旦收下禮物也就意味著她和他的關系有了微妙的變化,離答應和他交往就更近了一步。

要是兩人確定為男女朋友,下一步就是奔著婚姻去的。

沈皎那個時候被他言語蠱惑,糊里糊涂就敷衍答應下來,現在卻是有些頭疼了。

要是哪天她真的答應和季宴琛交往,他真的不會介意從前自己差點被人強迫的事嗎?

沈皎咬著唇,腦中有太多介意的東西。

等她磨磨蹭蹭許久推開門,門口站著一個高挑的男人。

自己猝不及防的開門讓他眼底的擔憂還沒來得及撤下,難道他怕自己出事?

只是洗個澡而已,她能出什么事?

沈皎哪知道季宴琛擔心她情緒太不穩定,萬一想不開在浴室自殺,這樣的情況也是有的。

“洗好了?”

沈皎對上他那雙深沉的眸子,想著腳上的鏈子,心里像是壓了一塊石頭。

“嗯……啊……”

沒等她別扭糾結完,腳下騰空而起,男人已經將她抱了起來。

沈皎只得摟緊了季宴琛的脖子,聲音嗔怪道:“你干嘛?”

男人三兩步將她抱到了沙發上,“腳底不是受了傷?我抱著你,你就不用疼了。”

沒等沈皎辯駁兩句,她的唇邊懟過來一碗褐色的湯汁,生姜的味道直竄天靈蓋。

“喝點姜湯暖暖身體,不然會生病。”

沈皎有些反胃,“不要。”

譬如苦瓜、生姜這種東西,沈皎從小就厭惡,沈曼清的掌控欲在她吃東西這種事情上也顯露無疑。

看到沈皎將生姜挑了出來,她便挑著眉頭告訴她那是對身體好的,必須吃。

沈皎不愿意,她便讓做飯阿姨將生姜切成細末,均勻放到每一道菜里,讓沈皎挑都挑不出來。

她這么做不過是為了樹立自己的威信,讓沈皎不敢反抗。

殊不知沈皎越吃越惡心,甚至成了她最厭惡的食材之一,聞到這個味道就皺眉。

季宴琛看出她不喜歡,也只好耐著性子哄道:“我里面放了玫瑰紅糖,沒那么難喝的,試試?”

“不要,討厭!”她像個挑食的小公主,直截了當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我就算是感冒發燒頭疼腦熱,我今晚也絕對不喝這該死的姜……唔……”

沒等她斗志昂揚說完,季宴琛含了一口在嘴里,扣著沈皎的腦袋抵上了她嬌嫩的紅唇。

沈皎瞪大了眼睛表達著不滿,小手撐在他的胸膛不斷地拍打。

然而季宴琛壓根不管她的掙扎,他化身成為無情的喂藥機器。

“季宴琛,你這個混蛋,你……”

沈皎一句話還沒有罵完,再次被男人吻了上來。

她的雙腿夾在他的腰側,就那么晃啊晃。

腳上的小鈴鐺響啊響。

一步一響。

步步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