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說網 > 失落玫瑰 > 第151章 反復糾纏

周歲時就連發泄的力氣都沒有,手里的煙被拿走,霍聿森碾滅在煙灰缸里,一雙蓄滿怒意的眼眸直勾勾盯著她看。

周歲時不明白,他又要找什么茬?

是有那么閑嗎?

她抿著唇,長長嘆了一聲,說:“我不想和你吵架,你要是來找我吵架,我勸你省一點。”

她瞇了瞇狹長的眼眸,看著有幾分不好惹的模樣。

霍聿森還是盯著她看,“歲歲,我沒想和你吵架,我來找你,是哄你,找你認錯,你心里有氣,打我罵我,我毫無怨言……但你別傷害自己。”

“我哪兒傷害自己了?”周歲時一頓,“我也不需要你哄,少在我這浪費時間。”

“別那么狠心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錯了,你最起碼給我一次改正的機會,你想讓我做什么都行。”

“那就從我眼前消失,滾蛋。”周歲時幾乎是咬著牙根說出來的,本來心情沒那么不好的,被他一撩撥,更不好了。

烏云蔽日。

很煩,很燥。

有點控制不住自己。

換做別的男人,估計早沒耐心早甩臉走人了。

可霍聿森就是有耐心,說好聽是叫脾氣好,知錯就改,說不好聽就是厚顏無恥。

周歲時又要抽煙,他伸手過來搶打火機和煙盒,她沒搶過,煙和打火機都被他揣兜里,她氣得瞪他,“還給我!”

霍聿森更是沉著一張臉:“不還,你不能抽煙。”

“霍聿森,你手那么長啊,我需要你管東管西?!”

“你是我妻子,我不管你?”

“別裝什么深情,以前那會怎么不見你裝一下?”

“歲歲,我解釋過的,我有苦衷,沒辦法和你說,那會也年輕,我比誰都希望時光倒回,再來一次,我絕對不會傷害你。”

“你說什么都晚了。”周歲時直接明了告訴他,“都晚了,不管你解釋多少次,都不能彌補你帶給我的傷害,我好不容易花了兩年才走出來,你說不離婚,好,我經不住你的蠱惑,答應不離,然而轉頭你就和女明星在酒店開房共度良宵!”

“我已經很大度了,我不管你,不和你鬧,也不生你的氣,你呢,你怎么對我的?你還要一次次跟我說,跟我解釋,請問,該解釋的時候你不解釋,不該解釋的時候為什么要多此一舉?!”

霍聿森不敢置信,“這是你的真心話?”

“不然?”

霍聿森咽了咽喉嚨,“一定要做到這個份上?”

“你真可笑,做錯事的人是你,從頭到尾,一直都是你,你還要我原諒,憑什么?我憑什么原諒你?”

話音落地,霍聿森沉默著不說話。

周歲時指著門口的方向,“滾出去,我不想再見到你!”

“歲歲……”

“別喊我,我聽到你的聲音就覺得惡心,很惡心,我厭惡你的一切!”

周歲時的好脾氣被磨沒了,“出去!”

霍聿森攥緊手指,走到門口,突然頓住,猛地回過頭撲向她,像一頭失去理智的餓狼,突然吻上她的唇,將人壓在工作臺上,手掌托著她的后腰,又急又狠啃著她的唇瓣。

小張剛想進來便看到這一幕,來不及仔細看,只瞥了個大概,趕緊退了出來,心臟跟著砰砰跳,嘴巴張成“O”型,里面在上演什么一幕?

小張緊張吞了吞口水,悄悄掀開簾子一角,看見高大英俊帥氣的男人壓著周姐吻,那吻得還有聲音,像是小貓喝水聲,而周姐似乎在反抗,不是很樂意……

小張不敢多看,趕緊退開,心里不住念叨少兒不宜少兒不宜。

狹窄的工作間里,周歲時幾次都推不開他,手還被他禁錮壓在她的腰后,嘴唇被他掠奪,空氣被吸走,她喘不過氣來,只能用力咬他,他似乎有準備,反應很快,直接躲開,趁機探入,吻得很深。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不那么牙尖嘴利,沒那么抗拒他。

漸漸地,周歲時在對峙中敗下陣來,被他掠奪領地,她只有被折磨的份,吻到后面,他變得溫柔,胸膛滾燙,緊緊貼著她,下面更是有了征兆。

周歲時穿了條長裙,布料輕薄,敏銳感覺到他的反應,她很警覺,蜷縮著身子,不知道哪里來了力氣推開他,“霍聿森!”

她聲音低沉,透著威脅,“你再碰我試試!”

“歲歲,我說過了,我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但秦畫這事,是我沒處理好,我之所以捧她,砸錢,是因為她長得像你,你不在的那兩年里,我試過放棄你,讓你自由,別再有拘束。”

“可是,我還是邁不出去那一步,放不下你,歲歲,我知道我罪無可恕,也知道我欠你很多,把我這條命還給你都不為過。”

周歲時眼眶濕潤,她不承認自己哭了,是生理眼淚,被他氣的,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以至于上頭時總會掉眼淚。

“別哭,是我不好,歲歲,都是我不好,你別哭。”

霍聿森低頭吻上她的臉,她側過頭,吻落在她的臉頰上,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掰正,又一個吻落在她臉頰。

意識到她被壓在工作臺上不太舒服,霍聿森將人抱起來,他坐在椅子上,將人摟到懷里,坐在自己腿上,他又吻上她的唇,輾轉碾磨,溫柔細致,她不配合,他有耐心撬開她的口,再次探入。

口腔里全是他的氣息,她很煩躁,推又推不開,腰肢更被他牢牢禁錮,他的手跟鐵塊一樣,死死鉗著,她使勁掙扎,聽到外面來客人了,小張在招待,這種情況下,怎么能和他在工作間里做這種事!

“別扭了!”

霍聿森終于放開她,氣喘吁吁的,更用力鉗著她的軟腰,“你再扭我這里就把你辦了!”

說完,周歲時渾身石化了似得,不敢動彈。

霍聿森吻了吻她的頸側,噴出來的氣息種種砸她敏感的脖子上,“你故意折磨我是么,明知道我經不住你撩,你在報復我!”

周歲時否認“沒有,我沒有報復你。”

“騙子。”

“……”

“歲歲小騙子,就知道騙我,當然,是我活該,活該被你騙,歲歲,你怎么報復我都行,就是別離開我,我愿意用我下半輩子給你賠罪。”

周歲時不說話,安靜坐著,雙手抵著他的肩膀,拒絕他再度靠近,她的唇很腫,又紅,被殘暴對待紅顯得曖昧和撩人。

“以后不會有什么秦畫,什么畫都沒有,原諒我,歲歲。”

“……”

周歲時仍舊不說話,緊閉牙關。

察覺她態度有些松懈,張賀年又吻上她的下巴,吻一下說一句:“原諒我,歲歲……”

周歲時被吻得心煩意亂,推了推他,“夠了,別再吻了。”

霍聿森停下來,小狗眼又委屈巴巴看她,她整理下被弄亂的裙子,說:“你和秦畫怎么樣,不關我的事。”

“我和她沒什么,我沒打算和她有什么結果,我錯了,真的,再也不這樣了,我就是一時沒控制住,覺得她像你……”

“宛宛類卿?”

“但我沒想和她發生關系,連她的手指頭都沒碰。”

“你是真覺得我好騙。”

周歲時拿出手機翻出趙歡發給她的照片遞給他看,“看見了嗎?是,沒碰過手指,但抱在一起了,嗯,你們倆挺合適的,我看著。”

霍聿森如臨大敵,視線釘死在手機屏幕上,怎么會有這種照片?

沒錯,周歲時給的照片正是霍聿森抱著秦畫坐在沙發上,秦畫在他懷里,光線雖然昏暗,但不妨礙可以認清楚他們倆的臉。

周歲時評價道:“氛圍感挺不錯的,這樣看,你們倆挺般配的,不用我多說。”

“我喝了酒……”

“是,做壞事都得喝酒壯壯膽,不過你這也不算壞事,沒有男人會抵得住的,何況還是個大美女。”周歲時很善解人意,“我能理解,明白,就是你沒染病吧,別傳染我了。”

“不是!”霍聿森百口莫辯,他咬了咬牙根,“我沒碰過她,真沒有!”

周歲時聽膩了,冷下臉,“放開我。”

霍聿森知道這次再不解釋清楚,周歲時只會生氣到底,更難挽回她了,他趕緊說:“不是你想的這樣,你相信我,絕對不是。”

“我聽膩了,別再說了。”周歲時還是那句話,“放開我。”

霍聿森見她真生氣了,不敢再說什么,松開了手,她干脆利落下去站穩,回頭冷冷瞥他,“以后別來這里找我,我不想見你。”

說完,她整理好自己,掀開門簾出去了。

霍聿森抿了抿唇,深深嘆了口氣,覺得自己又把人惹急了。

周歲時出來后,小張接待完客人,神秘兮兮湊過來問周歲時:“周姐,你還好嗎?”

小張的視線盯著周歲時的唇看,看得很真切。

那唇一看就是被狠狠親過后才有的紅潤紅腫。

周歲時不太自在別過臉,“還好,沒事了。”

“沒事就好,那霍先生……”

“別管他。”

周歲時看都不想看他一眼,搭理都不帶搭理的。

一直到關店,霍聿森都在,跟在周歲時身上,一副要跟著她回去的樣子。

周歲時沒理他,打了車回到住處,看了一眼,霍聿森沒跟進來,站在路邊,目光挺哀怨的,她冷笑一聲,利索關門,不再理會。

周歲時洗完澡出來,沒想到下了一場雨,周歲時收衣服時看到門口還站著一個人,仔細看,是霍聿森。

他也抬起頭來,直挺挺看著露臺的方向,和周歲時隔空對上視線。

周歲時轉身進屋,關上門,干脆關了燈,不想理會。

霍聿森仍舊沒走。

周歲時躺下來睡不著,心里還惦記著霍聿森,她拿手機給霍聿森發了短信,讓他快走,別裝可憐。

霍聿森一個電話打過來,周歲時沒有接的欲望,掛斷,霍聿森又打過來,反復好幾遍后,周歲時沒好氣接通,問他有什么事。

他說:“能讓我進去嗎,外面下雨了,我手機快關機了。”

“你死外面吧。”

“……”

說完掛斷電話。

她不想對他心軟,對男人心軟,倒霉的是自己。

她戴上眼罩,隔絕外界,準備睡覺。

第二天一早起來,周歲時開門倒垃圾卻看見霍聿森站在門口,渾身濕噠噠的,保持昨晚的姿勢,看著她,手里還提著早餐,她不敢置信,盯著他:“你什么意思?”

“我在跟你賠罪。”

“你有病嗎?”

“大概是。”

“……”

“無藥可救的那種。”

“你瘋了?”

“嗯,瘋了,看不見你我就瘋了。”

周歲時氣得說不出話,好好好,他都這樣了,她能怎么說,她推開門,“進來。”

霍聿森沒忍住彎唇笑了下,趕緊跟在她身后進屋,在玄關處卻頓住,不敢進去。

周歲時看他渾身濕噠噠的,指著洗手間:“進去,把衣服換了。”

霍聿森求之不得,乖乖照做。

周歲時氣得心臟病快犯了,家里沒有換洗的衣服給他穿,淋一夜雨,也真有他能干出來。

周歲時拿來那條被他弄臟的浴巾掛在浴室門的把手上,“自己換上。”

霍聿森嗯了聲,說好。

開了門將浴巾拿進去。

再出來時,又是清清爽爽的,上半身光著,下半身系著浴巾,他直勾勾看著周歲時,眼里似乎只有她的存在。

周歲時又點了根煙,說:“你別來這出。”

“我以為你會給我開門。”

“你想多了。”

“是,因為你還在生我氣,是我不對,我應該受著。”

周歲時徹底繃不住了,“能不能結束這種無聊的把戲?你回去忙你的,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

霍聿森不說話了,沉默盯著她看,眼睛都不眨一下。

周歲時不喜歡被他盯著看,一口接著一口抽煙,心情煩躁得不行,那種熟悉的感覺席卷而來,她很害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緒,說:“等衣服干了,你走吧,別再來我這里我,不會再給你開門。除非你想要離婚,我不介意再打一次離婚官司。”

“不要,我不離,我說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