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厚厚的防護玻璃,霍祁振見到了許久未見的葉婉儀。
原本貴氣逼人的貴婦,此刻卻如同變魔術般,搖身一變成了樸實的村婦。
一頭烏黑亮麗的卷發如今全都剪掉了,只剩下齊耳的短發。
臉上的妝容早已洗去,露出了一張干凈而質樸的臉龐,皮膚不再似以前白皙圓潤,卻透著健康的紅潤。
身上的大牌被藍色粗布衣服取代,布料厚實而粗糙,腳下的高跟鞋也換成了平底布鞋,鞋底沾滿了泥土。
之前的纖纖玉手也不再纖細嬌嫩,而是變得粗糙,手指上甚至還帶著勞作時留下的細小傷痕,眼神也變了,從原來的高傲和矜持,變得惶恐而陌生。
見到霍祁振的那一刻,她嘴角揚著一絲微笑,急忙抓起身旁的對講機:“振哥,你終于來了!”
因為太過激動,她的眼眶里蓄滿淚水。
“我知道你不想見到我,但我有些話還是要跟你說清楚。”
相較于葉婉儀的激動,霍祁振則顯得非常平靜,眼神里沒有絲毫波動。
拿過對講機放在耳朵上:“你說吧,我聽著。”
坦白說,如果葉婉儀只是出軌陳遠,尋找一種肉體上的快感,他不會這么生氣。
畢竟……
是他有錯在先。
娶了葉婉儀,又給不了她正常的夫妻生活。
有句話是這么說的:家里吃不飽,自然要去外面吃。
話糙理不糙。
他沒能給葉婉儀夫妻生活,但人總是有生理需要的,總不能讓人家一直憋著吧?
再說了,憋得時間長了,對身體也不好。
所以,在知道葉婉儀和陳遠有染的時候,他并沒有太過生氣。
他之所以生氣,是葉婉儀居然那樣報復霍家!
自從她嫁進霍家,除了夫妻生活這一點,霍家哪里對不起她?
她倒好,肉體出軌也就罷了,居然還伙同陳遠,一直對付霍家人。
實在令他失望。
葉婉儀看著他波瀾不驚的眸子和毫無變化的表情,眼珠里溢出兩行清淚。
“振哥,這么多年我為霍家做牛做馬,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就這么眼睜睜看著阿北把我送進來嗎?”
“你不是最在意霍家的臉面嗎?現在怎么不在乎了?”
霍祁振眼珠轉了轉,淡淡看她一眼:“你在做出那些傷天害理事的時候,怎么不想想現在?”
“不是阿北要送你進來,是你自己犯下的錯法律不允許!”
綁架、勒索、故意傷害、指使殺人、雇兇殺人,還在警察抓捕的時候逃跑,這些罪名加在一起,是要把牢底坐穿的!
她在犯下這些錯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今天,而不是在他跟前裝可憐。
葉婉儀見他不為所動,眼底滿是失望:“霍祁振,活該你沒辦法跟我姐姐長相廝守!”
“活該她棄你而去!”
“你這么無情,怪不得她不要你!”
“我姐之所以那么年輕就死,是上天在報應你!報應你對我不好!”
她大聲吼著,仿佛要把這些年心底的恨意都吼出來。
霍祁振只是抬了抬眼皮,放下手中的對講機,轉身就走。
眼見著他頭也不回的離開,葉婉儀緊緊捏著對講機,沖他的背影大喊:“你不要走!你不能走!”
沒有人在理。
也沒有人理會。
目送霍祁振的背影走出這里,她伏在桌上嚎啕大哭。
“霍祁振,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被送回監房后,多出來幾張陌生面孔。
她們看著剛剛從外頭回來的葉婉儀,一個個假裝不經意,突然靠近她的身體。
其中一個掏出一條毛巾,惡狠狠勒住了葉婉儀的脖子。
另外幾個人按住她的手腳,不給她掙扎的機會。
幾分鐘后,葉婉儀被掛在監房頂上的柵欄處,脖子上繞著一條毛巾。
獄警來巡查的時候看到這一幕,立刻叫人。
――――
盡管葉婉儀和簡相思都已經坐了牢,霍奕北還是沒有放松警惕。
每天都親自接送爍爍去幼兒園,除此之外,還每天帶著爍爍去看望正在接受治療的蘇云暖。
雖然跟她說不上幾句話,只是這樣遠遠見一面,就覺得很高興。
如今的爍爍,對霍奕北和霍芝芝多了幾分親近,經常跟兩個人笑鬧成一團。
性格上開朗了很多。
這會兒,霍芝芝正帶著爍爍在玩,霍祁振走過來,把霍奕北叫進了書房。
進入書房后,他示意兒子把門關上。
霍奕北關好門,來到父親跟前,疑惑的問他:“怎么了?”
霍祁振把葉婉儀的死亡通知書遞了過來。
“你小姨過世了。”
在他心里,葉婉儀早就不是妻子了,更不是霍奕北的母親,思來想去,還是“小姨”這個稱呼比較合適。
霍奕北拿過通知書,看著法醫給的結論:機械性窒息,系他殺。
眉心緊皺,下意識抬眼看向父親:“您叫人做的?”
霍祁振搖頭:“在我看來,她罪大惡極,這么讓她死了,太便宜她。”
霍奕北暗暗松了一口氣,拿著資料看了又看:“您覺得是誰做的?”
霍祁振搖頭。
因為是他殺,警察局已然立案,組織了專案組,正在全力追查兇手。
關于葉婉儀的死,并沒有在父子二人心中掀起多大風浪,兩人只是唏噓不已。
“爸,這件事我會找人去查,畢竟她背后的人還沒浮出水面。”
能把葉婉儀和簡相思同時救走,又能把兩個人藏得那么好,幕后之人不簡單。
在葉婉儀被抓后,又能用這么短的時間把她殺掉,殺人滅口,可見這人勢力不一般。
霍祁振也是這么想的,他走過來,拍拍兒子的肩膀:“這件事,必須要查到底!要拔除所有對霍家不利的隱患!”
“另外,我還懷疑一件事:你和葉天宇沒有血緣關系,為什么會同時是爍爍的父親?”
霍奕北搖頭。
關于這件事,他也說不清楚。
霍祁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葉天宇的照片:“會不會……你們是兩兄弟?”
“你照著這個方向去查,看能不能查出點什么。”
就在霍奕北準備著手去查這件事的時候,陸元打來了電話:“霍總,簡相思交待了,她說幕后指使她的人是葉小芹!葉天宇的妹妹!”